专注苹果竞价广告(ASM)研究
App Store Search Ads

手机上的恐怖游戏为何难吓人?

近几年,随着独立游戏的兴起,恐怖游戏似乎有了新的生长土壤,涌现了各种充满新意的恐怖游戏。这些恐怖游戏经常能够在Youtube上造成大量传播,人们非常喜欢观看他人在游戏时受到惊吓的表情。而这些视频在增加了Youtube播主的知名度同时,也让游戏得到了宣传。

前不久刚登陆移动平台的《玩具熊的五夜后宫》就是这样一个恐怖新秀。游戏在PC上获得成功之后,制作者及时的将游戏移植到了移动平台上,而在新平台上游戏的表现也不差,自从推出后一直排列在美国App Store下载排行榜前列。这以一个恐怖游戏来说,是非常难得的成绩。

一、手机上的恐怖游戏为何难吓人?

手机上的恐怖游戏吓人方式有着一套固有套路,首先设计者会在游戏环境中加入一些“恐怖”暗示,这些暗示通常代表着“即将到来危险”,譬如眼角一闪而过的黑影,或是一抹来历不明的血迹。这些场景细节的设计,让玩家不断的对周遭产生不信任感,当他站在门前不断思考打开后会不会“死”的时候,就可以释放“恐怖”了。

但是这种在传统平台上得到广泛运用的方式似乎并不适合移动平台。纵观移动平台上的恐怖游戏,似乎并没有什么真正让人吓到津津乐道的产品。多数在主机或家用机平台获得不错反响的游戏,在移植或被山寨到手机平台之后,其恐怖效果却大大降低。而像《玩具熊的五夜后宫》这样,在双平台都有着不错表现的游戏少之又少。那么为何同样的设计理念,在进行了平台转换后,却产生了不同的效果呢?也许我们可以把问题归结到以下两大原因上。

1.硬件限制,代入感差?

移动平台,特别是手机平台上,机能以及屏幕的限制非常明显。一款依赖于惊吓式的恐怖游戏,非常需要人们对环境的关注,当惊吓环节真正到来的时候,非常清晰的表现也是很重要的一环。如果你只是看到模糊的一坨贴上脸来,那么多半不会被吓到。

因此,很多胆小的玩家在尝试一些恐怖游戏时会将分辨率降低,以此来减轻对恐怖物体的辨析度,而同样调高亮度来使画面失真也是对抗恐怖游戏的办法之一。

对于玩家被惊吓前的气氛营造,是恐怖游戏中最为重要的一环,但是当游戏移植到移动平台之后,因为硬件机能的关系,不需要玩家设置游戏就早已略微失“真”。并且受控于屏幕大小的限制,游戏能够给与玩家的临场感非常小,游戏中的场景细节也很难突出表现。使得玩家无法通过游戏的细节暗示,来一步步进入准备被惊吓的阶段。

不过,场景中的物理细节并非恐怖游戏用来营造氛围的唯一手段,音乐以及音效也是最主要的手法之一。但除非使用隔音非常好的耳机,或是处在寂静的环境中,音乐音效的作用并不能发挥完全。而鉴于移动设备的特性,专门找一个特殊地点来玩手机游戏,似乎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情。

不过,当你把这一切都克服掉,找一个画面精致的游戏,蹲到一个小黑屋里玩游戏,这样或许依然无法让你感受到应有的惊悚。除去游戏制作问题,也可能是下一个原因导致的。

2.打游戏的姿势不正确?

这并不是一句调侃的话,玩家在移动平台商进行游戏时的姿势,或许是阻碍他们体验到最大恐惧感的障碍之一。

通常情况下,当我们在主机或PC上进行游戏时,手柄与键盘的位置通常位于胸部以下。而在使用移动设备游戏时,通常需要将设备抬起,以便能够更好的进行操作。在这两种操作方式中,手所在的位置是阻碍的关键所在。

当一个人受到惊吓的时候,他们多半会下意识的进行防卫,也就是抬起双手阻挡眼前的“恐惧”,这就形成了人固有的防卫姿态,抬起双手会给人带来一定的安全感。而当玩家在使用移动设备时,多数人都会处于双手抬起的状态,也就是说处于防卫姿态之中。

被惊吓的姿势与玩手机的姿势

在人类的潜意识中,双手除了慰藉寂寞的夜晚之外,也是用来进攻的主要工具。当双手时刻位于视线之内时,多数人会感觉到安全感。并且当玩家游戏时,紧贴身体的手臂也会产生不小的安全感,这就像是有一个人在时刻抱着你。这对于主要通过降低玩家自我安全感的恐怖游戏来说是最致命的。

除此之外,手指的存在也让游戏内物体有了错误的对比物。一般来说,恐怖物体通常越大越好,大型物体会产生更大的压迫感,但是时刻位于屏幕之上的手指,使这些本应具有压迫感大型恐怖物体“变小”了。一还没你手掌大的异形,有什么可怕的?

3.更难被吓到的玩家

早在2013年年底的时候,《生化危机》以及《恶灵附身》(The Evil Within)的制作人三上真司在接受采访时曾提到,现在的玩家越来越难吓到——“他们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”。但是这样的言论并没有得到玩家的认可,很多人认为这只是因为大公司畏首畏尾,不愿意尝试那些真正让人“感到不舒服”的内容。而另一部分人,则认为是玩家经受了太多惊吓后,习惯了

不过不管是商业妥协还是玩家难伺候,游戏的设计还是在不断地进步之中。而从近期的恐怖游戏兴起,我们可以看到玩家依然还是懂得“害怕”,只要能够使用适当的设计还是很容易办到的。

手机设备的硬件限制或许是永远无法逾越的沟渠,作为移动设备永远会受到屏幕和性能的限制,从根本上无法单纯使用画面来营造效果。并且在这一方面下功夫,那还不如直接去做PC游戏。

二、但是除了画面我们还有什么选择呢?

在玩家游戏的过程中,并非依靠一次次跳出的怪物,而是以每次轮回之后,越来越多的诡异事件,来积累玩家对这狭窄场景的恐惧感。在加上之前已经过数次轮回,证明了这里无处可逃,就更在恐惧之上增加了一层绝望,这也就会让少量的惊吓变得更加有效。而这样的手法在手机上也同样可以奏效。

如果说惊吓式恐惧受制于手机画面以及玩家心理姿态影响,直接的视觉造成不了什么效果,那么就更要对玩家的心理状态进行影响。从以往的恐怖游戏中,我们也曾看到过开发者试图进行的变化。

1.剥夺玩家视线

但是一般恐怖游戏只要适当的剥夺玩家的视线,并且以听觉来作为游戏系统的一部分,而非配套资源的话,还是能够营造出一定得效果。当玩家视线有限,甚至消失的时候,警觉性自然会提高。而通过声音来解密的话,又要求玩家着重聆听音效,如果这时候加入惊吓要素,效果会相当显著。

视线转换瞬间是恐怖游戏惊吓要素最常见的出现地点,但是一般会要求玩家对游戏进行操作(转身、开门),这在手机触屏操作特性上或许会引发上边所描述的问题,而取长补短运用声音作为主要素,看起来是个很有效的解决方法。

联想到《玩具熊的五夜后宫》这款游戏,它最令人害怕的地方并非行踪神秘的杀手玩偶,而是当你知道自己很可能已经失败的时候,你不敢放下手中的监视设备,因为在你切换视线的一瞬间,多半会有杀手玩偶跳出来惊吓你。

2.迫使玩家观看恐怖要素

同样的方法还有迫使玩家观看恐怖要素,如同经典恐怖游戏《零·红蝶》一样。玩家在其中需要使用相机来“捉鬼”。游戏中使用的是非常古老的照相机,但现如今人们早已将手机当成主要的摄像设备,恐怖游戏设计者或许可以以此来让玩家更有代入感。如果再结合上重力感应,迫使玩家通过自己的设备,身临其境的探索游戏恐怖环境,那么游戏所展现的恐怖感自然会加倍。

最终究其原因,目前出现在平台上的游戏,基本都是照搬主机或PC游戏版本。这并不是移动恐怖游戏的出路,设备规格与操作方式的变化,或许还需要搭配合适的设计改变。

不过,也许开发者们能通过《玩具熊的五夜后宫》获得一些启示,或许并非恐怖游戏在手机上不吃香,而是多数游戏并没有带给玩家想要的乐趣。而通过对设计理念的完善,相信今后会有更加成熟的恐怖手游出现。

本文由APPYING整理发布,主要素材来自触乐网,转载本文须经作者及APPYING同意,并请附上本文来源(APPYING)及本文链接。

本文由 APPYING 原创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及本文链接。
APPYING » 手机上的恐怖游戏为何难吓人?

分享到:更多 ()

留言交流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